观看记录 清空
    • 视频
    • 资讯

    APP

    ×

    在春天 | 四大编剧谈创作“复工”:我们不能停

    2020-03-05 08:44:35 电影资讯 997阅读

    编剧 汪海林“我自己很长一段时间,是在酒店的大堂写作,(周围)有人弹钢琴,”对于网上“编剧本就封闭在家写作、不存在复工一说”的言论,他不以为然,“我创作时要看见人群”
    在汪海林多年的行业观察中,每个编剧的创作模式都因人而异,“大多数都不是封闭在家里的”
    据他透露,《战狼》系列的编剧刘毅最爱在潜水度假村创作,而创作《唐人街探案》系列的陈思诚则习惯于飞机里的“空中写作”
    电影频道《战疫故事·襄阳》直播中, 陈思诚邀一线抗疫伉俪看《唐人街探案3》br style="text-indent: 2em; text-align: left;"/>“写作是一个特别孤独的工作,所以你再把他一个人关在一个地方,很多人可能会疯。”疫情,令很多无论是否习惯“宅家”创作的编剧,都不得不被困在这种“疯”闭空间中。
    同忙到发晕的小宇不同,北京姑娘小Q的防疫生活如同春节的地铁车厢一样“空旷”。“是有一些谈得差不多的项目要交给我写,可因为年前没签约,有准备也没法动笔,现在基本‘失业’了。”她留在老编对话框里的文字,惆怅近乎溢出屏幕。
    “编剧主要是邀约生产,如果我们的甲方制作机构都停止工作的话,我们就没有合约,”谈起编剧的行业规则,汪海林在连线中这样介绍着,“没有合约的情况下,这个生产就没有目的,也没有保障。”
    据汪海林介绍,与他相熟的一些年轻编剧,同各行各业无法开工的人一样都在默默硬扛。“好些跟我说他们交不上房租了。”
    切实的困难,行业中的每个环节都感同身受;而每一个中国人,都在为抗疫事业做着牺牲与奉献。
    疫情下的创作:人物、责任与机遇
    “没有安全感的情况下,也就很难再安心地去进行创作了。”对于汪海林所描述的行业现实,《囧妈》编剧何可可深以为然。
    受疫情影响,他正在做的一些项目,现在都变成了未知数。“对于我们来说(疫情)就是一个客观现实,我们不得不去适应、不得不去跟着它调整。”
    何可可的创作“安全感”,目前基本来源于每天的现实报道。前一阵子,一位小餐馆老板异地会友却遇封城、不得不在高速路上生存四五天的真实故事,令他的创作神经兴奋了好一阵。“如果说我有机会来做(抗疫题材)的话,我可能会做这种小人物的故事。”
    被困高速服务区的陈老板br style="text-indent: 2em; text-align: left;"/>社会责任感,是这场疫情带给《银河补习班》编剧、导演俞白眉的最大感触。
    “这样一个重大的社会事件,我们彻底躲开就能完全进入世界?这是不可能的。”近年来,中国电影现实主义创作的逐年走高,令他看到了电影人被广泛需要的责任感。
    连线另一端的汪海林也对此深有感触:“以前你可以说不了解,现在普通的观众都比你了解了,你还写成那样行吗?是不可能的。”
    这场疫情,对于俞白眉而言是一堂堂前所未见的生动课程。最令他感到振奋的,是方舱医院里载歌载舞、积极排演各种节目的那些大姐、大妈。“我在那看到了什么?是特别了不起的从容和乐观。生活告诉创作者说,这个是你闭门造车造不出来的。”
    擅于喜剧创作的《我爱我家》编剧之一束焕,也对大众积极抗疫的乐观与热情印象深刻。在连线中透露自年初三起就接到撰写抗疫题材“急活”的他,尽管写的不是喜剧类型,却一定不会遗漏这份带着幽默的生活气息。
    “我们希望把这次疫情作为命运对我们行业的一次成全,好好抓住这个机会,以后我们出更多的好作品。”他坚定地表示。
    综合三位同行的工作现状及展望,汪海林透过《在春天》节目向编剧行业建言:“大家都停的时候,我们不要停。一刻不要停止思考,一刻不要停止写作,这就是我们的责任和义务。”
    编剧行业的坚守与“自救”,显然正是全行业“自救”的基石。“我们好好工作,整个行业的复工就有希望。”
    文/康康

    免责声明:本站视频无人值守全自动收集,本站不保存、复制或传播任何视频。所列的内容仅做宽带测试,如有侵权请根据播放页信息自行联系视频源提供者,本站不负责任何法律责任。

    RSS订阅  -  百度蜘蛛  -  谷歌地图  -  神马爬虫  -  搜狗蜘蛛  -  奇虎地图  -  必应爬虫

    © 2020 www.xnmtv.com Theme by 小柠檬TV

    本站已稳定运行: